位置: 嗨文社 >  H文短篇 > 正文

污污的-肉小说短篇

到朋友家洗澡遇上朋友的姐姐

有一天照样和同学放学后打球,打完球后一身大汗,我朋友说:"可以到我家洗个澡才回去喔!"

“小陈啊,你跟晓静谈了也很久了,听说你是肥城医科大学毕业的,工作找好了吗?”朱父随意问到。

因为我们在离他家不远的地方打球。

这是他和她的初见,他完败,她完胜,不知以后两人回忆起今的一幕,会有怎样的感触?

我朋友住在比较近山的乡村地区,我是第一次到他家,他说家里的人还未回来,便带我去洗澡。他家洗澡的地方很特别,是在外面的厨房里的,比较简陋,我朋友说洗澡间的门也坏了,不太能关上,还说他们家人一向是这样的,都习惯了,大家也会照样洗澡。

顾石看了一阵,觉得此残局甚是精妙,不由自主地在脑海里演算起来,手上还带有一丝动作,仿佛是在边想边下,那人察觉到后,抬头看向顾石,道:“这位同学,你也喜欢下棋?”

但因为他们家的热水炉太旧,坏了,家里只有妈妈和姐姐,有时候她们一边炒菜,他也要在外面把热水拿进来。

当断则断,顾石横下心来,一只手在背后悄悄地做了个“准备”的姿势,另一只手取下帽子,拉开面罩,露出自己的面容来。

我朋友指一指那个热水锅,帮我烧了些热水,便让我洗澡,叫我把衣服放在外面便可以,他说完便走回屋内。

“难不成,你真有信心同时面对我们三人?”拜农道:“知道你的精神攻击厉害,不过那又如何,最多受点伤而已,可是你的下场呢?自己想想吧!”

我把衣服脱掉,放到门外便开始洗澡,这样洗澡还是第一次呢!洗了一会,刚刚的热水很快便用完了,天呀!我得光着身子在厨房里烧热水。

污污的-肉小说短篇
污污的-肉小说短篇

“郭少爷,你在音乐上的道路可谓是前途无限,不过你们家里面会同意你走这条路么?”杨伟问道。

在等候的期间,听到厨房外有人回来,应该是我朋友的妈妈或姐姐吧!我马上走回洗澡间里,但门坏了,跟本和没有门一样,在外面也可以看到洗澡间里的全部凊形。

好吧,可能又有人要提议了。既然是守城,还能收拢尸骨,为何不交由家属认领。各位再听我

我一直在等热水烧好,好继续洗澡,但一边又怕他妈妈或姐姐会闯进来,紧张中小弟弟已经不自觉地扯起旗了,毕竟我还是个大学生嘛!

但要她偿还自己颜儿的痛,还是可以的,本身她伤了自己的颜儿,云衡的公主,就得受罚,这报到宫里礼部去,也是一样的。

突然,有人推开厨房的门走进来,我一头一探,竟然是我朋友的姐姐!为什么看得出是他姐姐?因为进来的是一个只大我几年的女生,上身穿了一件紧紧的白色T恤,下身是一条很短很紧的运动库。原来我朋友有个这么漂亮的姐姐。

他真的记得她昨日说的要求,她抱着他,要离开,要下船的时候,要和她说明才可以。

姐姐看了我一眼,亲切地跟我打招呼:"你好呀!你是我弟弟的朋友啊?我是他姐姐。"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说:"不用理我喔!你洗澡啦!我要为他们准备晚饭。"

墨冰芷想着,已经到了内室里,看着颜乐被穆凌绎抱着坐了起来,身上裹着厚厚的被子。

她说着再走进厨房几步,这时完全看到我光脱脱的全相了。我不意思地把身軆转侧,姐姐把她手上的菜放下,对我说:"不用害羞嘛!我什么也见惯了。"她的目光竟然完全注视在我下身,看到我的小弟弟翘起得更高了。

羽冉看着在没了穆凌绎在身边,又是变得很是认真的颜乐,心下突然觉得,还是穆凌绎在的她,比较好些。她蹙眉了,他会去抚平她的眉心,驱赶她的悲伤。

姐姐看了一看在烧的热水,说:"不好意思,热水炉坏了,要你自己烧水,我帮你把热水拿过来啦!"

“灵惜!你忘记了穆凌绎,就说明你不爱他!离开他,到表哥这边来!”他的声音带着迫切,对于一直将自己遗忘的灵惜,真的很失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