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 嗨文社 >  H文短篇 > 正文

下面都已经湿成这样-黄文

我跟朋友的哥哥做了

这天我答应了朋友小咪要到她家去一起复习功课,我便从衣服里拿出一件吊带背心连衣裙换上出门。

“孤累了,回府吧。”娜玉双手空空地走出太微垣,她身后的五位妖精侍卫小心地收起她的书籍,跟随其后。

叩叩叩——打开家门的是小咪的哥哥。

“道友一直在找我?到底有什么事?”姚泽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,如果这位还纠缠不清,他只有新账老账一起结算了。

“那个……小咪在吗?她约了我到家里复习功课的。”“她在房间,进来吧。”小咪的哥哥长得挺高的,看起来应该有一米八几。

姚泽也看不出这玉牌有什么玄虚,就把玉牌递了回去,没想到老者摆摆手,“这东西在我这里几百年了,道友既然擅长毒道,说不定和它有缘,就送给道友吧。”

我点点头的脱下鞋子,走到小咪的房间去找她。

“道友不知?这次进来的修士,只要修为没到后期,都会前去战魔冢,在那里突破瓶颈,会有五成的几率成功!”尚道春忙解释一番。

大概在房里复习待了一个小时半,小咪就说累了要睡一下,要是我想回去也可以先回去,我看时间还早便走去厨房打算倒杯水喝。

见被她发现,那些人也不藏了,为首走出来一人,手里拿着把钝刀,刀刃边缘沾有污垢,不知道是锈迹还是血迹。

我拿着杯从厨房走出来,看见小咪的哥哥戴着耳机坐在客厅用电脑。

下面都已经湿成这样-黄文
下面都已经湿成这样-黄文

大约一炷香的功法过后,叶白便是来到了一处广场之上,此刻这广场之上已经是聚集了上百名弟子,其中赫然还有着一些年龄更大,穿着服饰像是长老模样的男人。

我好奇的走过去,打算偷看小咪哥哥在看什么,结果我看到小咪的哥哥在看A爿,往下一看便看到手握着禸棒上下套弄着。

“我当然你就嘛,什么事情啊你要不然我现在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,我就不知道你该会跟我什么事情,搞得我怕怕的。”

电脑屏幕上演着赤衤果的两个人在做活塞运动,女人背向男人,男人用着下身不停地撞向女人的庇股。

藏獒哥手下的人个个都是悍匪,真是想不到这个少年怎么会得罪他,所有人都在暗暗叹着气,今天这个年轻人即使不死也残了,百分百的。

我将手上的杯放到旁边的茶几上,慢慢靠近小咪的哥哥,“原来哥哥在看这个啊~”小咪的哥哥听到我的声音,马上停下手上的动作。

小弟们这时候也没有别的选择,面对这种神一样的男人,他们也会只能是加大火力,他们第二次把枪口对准羽风。

我微微弯腰,洶部贴上哥哥的背,伸手指向电脑屏幕,“那男的看起来好舒服。”此时影爿播到女人正含住男人的禸棒上下套弄,镜头不时切换到男人的脸上,那表凊看起来非常舒服。

松鹤松弛身上立刻罩上了一层战灵,向傲如风招呼过去,傲如风身形凌厉,快如闪电,眨眼间已至眼前,双掌带着“罡风”劲气强力推出,排山倒海!

小咪的哥哥吞了吞口水,终于开口了,“我也想要舒服一下。”我起身移步到哥哥身边蹲下,伸出左手握住禸棒,小声的说,“那我们别太大声,小咪在睡觉。”说完,嘴巴张开将禸棒含住。

说完走出去,看到目瞪口呆的禾禾半拥着熟睡的眠眠,小真不知道在笑什么,他赶紧快步过去,扳过小真的身上,扬起手,小真惊讶地骂道:“小君,你做甚么?”

“喔……”听到哥哥舒服的呻荶我觉得很有成就感,将禸棒吐出来,伸出舌头将禸棒上下婖了遍。

“这个主意不错,那你就赶紧安排下去吧,先把元家的老弱妇孺送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