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 嗨文社 >  情感口述 > 正文

污小说-好多水宝贝

我和小姨的13年(接上面没有发完的)

我和小姨的13年(接上面没有发完的)

陆丰的心中,已经顾不得太多了,甚至直接下达了秦风曾经说过的命令。

这次我们学校去参加考试的9个人里考上了5名,算是创了这几年的记录了,而我其实就是第5名,只比分数线高出了1点5分,在全县录取的300名中名列290多,算是很幸运的了。

等我用力的侧着脑袋一看时,却看见自己肩膀上立着一个大大的脑袋,接着一股带着恶臭的气味一下一下地往我脖子上面喷来。

小丽同学考了个全县第40多名,为我校第一名,而其他几个也都是在中间了,不像我和小丽一个在前50名,一个在后50名里。我也知道了二班那个胖妞也考上了,别的我就懒的知道了。

“回家?哪个家?秦家?呵呵,别忘了当初我可是被赶出家门的。”秦焕略有些嘲讽的味道。

我们回到家里,妈妈已经在收拾了,小姨和爷爷艿艿打了招呼,我打了水让小姨也洗一洗路上的灰,虽然没有过分亲热的言语和举动,但我还是感觉心里边甜甜的。

梅正龙点点头,神色一丝复杂:“我已从侍卫那里知道了你与我女儿相识的经过。哼!她胆子越来越大了!竟然敢离家出走!”

爷爷艿艿知道我考上了学,也是很高兴,只夸我懂事。妈妈便和小姨去忙着准备做菜了。

三人将身上的雨衣脱掉,此时已经到了那栋房子的外面,与那栋房子只有一墙之隔。

中午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,爸爸和叔叔都陪爷爷喝了不少,我也喝了点儿,白的,我不喜欢,但他们都喜欢,我也没办法。

污小说-好多水宝贝
污小说-好多水宝贝

少年失去父母,跟在追寻各种真相的时候,被敌人利用,夺走了几乎和性命一样宝贵的双腿,从此从一个桀骜沐光的少年,变成了一个鞠身在轮椅之上,永远不能站起来的人。

妈妈和小姨,还有婶婶在一起聊那些我不关心的话,婶子竟然提到了要给我介绍她娘家村里边的女孩子和我處对像,听着她们在那聊的开心,我也没有多说话,只是在边上偷偷的欣赏着小姨的身子,想着那衣服下边的仹满这两天有没有变样。

挑事的领头一身脏兮兮的羊羔棉衣,做工很是粗糙,看着除了御寒做工作用,几乎让人想不到是件衣裳。他的脸也在风餐露宿中被分吹得干裂,头发可见全是污垢,只是被他包裹在棉布中。

午饭结束的时候,爷爷艿艿回去了,婶子拉着小堂弟回去了,妈妈拉着小姨去她屋里边说话了,而叔叔还在和爸爸喝着,也不让我走,我就是不喝,也得坐在这儿陪着他们,看的出叔叔确实很开心,光和我爸爸说些我以后会多有出息的话,爸爸自然也高兴,两个杯来杯去,喝得也是很尽兴。

他从未如此气闷过!就算是当初的封年!他一直怀着不信,一直在猜忌之中。

下午自然还得迀活,因为农活不能耽误,下午自然活就迀的快些了。妈妈和小姨一组,爸爸就只好和我一组了,叔叔婶婶一组,而小妹妹自然就被放假了,在边上和小堂弟玩去了。

“大人,这里就是宏宗殿了。小的们不能够进入,还请大人自便!”

晚上又是好吃好喝,大家看了会儿电视,因为新房盖成后小姨还没有来过,妈妈便和小姨,叫上我,还有小妹到新家里边去看看,我们大家也想凉快些,便一起去了。

熊胜不禁开始怀疑,白玉龘想要就这样将他关下去,让他忍受孤独寂寞的折磨,直到自己死去。

一直往村上边走,到了新院,进去后妈妈陪着小姨到各个房间里边去看,一边说些什么材料多少钱和以后装修怎么弄的问题,我和小妹不感兴趣,自然就跑到屋顶上去玩了。

“对呀,”另一乡民搭话道,他也是民兵,“我砍了三刀,那怪物连皮都没破。”

不一会儿,她们俩便也上了房顶,这一上来,小姨便被这美丽的夜景给吸引住了,四下里看的津津有味,她对我妈说:这地方好,比镇上強多了。妈妈笑她:那你还不是愿意嫁到镇上,不愿意到山里来?她们俩在那边嘀咕着笑着说着悄悄话,我在这边拉出了自己和爸爸的席子,就和小妹一人一张坐在上边玩。

不一会儿,一队人马杀到。当头一人,正是身高体壮的樊哙,他提剑跃马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