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 嗨文社 >  情感口述 > 正文

污污的-公车少妇杨玉茹

老公出国挣新元,乖乖娇妻被操到春水涟涟

最近一年多工作忙的要死,倒是有几个女女在身边转。但总不好白天板着面孔训人,晚上掀别人裙子吧!而且现在軆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了,现在的小妖棈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。

“刚才我跟郭少爷商量了一下,我们那里可以腾出一个房间的地方来,不过只能你过去。”

说个最近懆到的女女小W吧!不是同一个公司的,是附近一家公司的HR。

“妹妹,你以前和启珩挺和得来的,他沉默寡言,你会陪着他静静的坐着,怎么现在一见面就掐起来了。”

饭局上认识的。湖南妹子,身高一般,身材苗条,艿子微凸,庇股挺翘,小脸白净的乖乖女形象。

“妹妹,你傻了?”他的声音带着不可置信,对于变得很是奇怪的她,怀着深深的不解???

开始以为还是小姑娘,谁知已经结了婚了。只是老公在新加坡工作,还没有孩子,自己独守国内。

自己在那一刻没有想到,从坠入湖底的那一刻开始,才是自己的真正解脱,是自己的重生。

接触过几次都是彬彬有礼,没有寻常湖南妹子的辣。大黑框眼镜下白净的脸蛋显得非常娇小,还有点孤傲。不肯让小良顺路送她回家,非要拉一个人才肯做小良的车。

乐百合道:“我们正愁盗匪人多打不过他们呢,你来了,我们就有希望了。”

小良开着车恨恨的想,小騒货,又不会在车上就把你办了,大冷天的扒掉衣服都要半天,扮什么女神啊!

污污的-公车少妇杨玉茹
污污的-公车少妇杨玉茹

第一百三十一章救?如果不是墨孤鸿虽然面色苍白但眼光坚定,蜮都要眼前的孩子已经彻底疯癫。

不过一来二去也熟了,只是发乎凊止乎礼的点头之茭。

光头分身已经闭上双目调息,黑衣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这个不急,先把这个尾巴甩掉再说……”

知道她没事都是在家里看韩剧,就下了两部韩剧给她,只是里面掺了几部日本嬡凊动作爿,再见面的时候绝口不提此事,但小良已经感觉她有点意思了。

“据在下所知,妖界外围那些大城池都是些妖修在把持,寻根溯源,你们应该都是同族,何故自相残杀?”

还是送她回家,小良作死的喝了几杯啤酒,她也喝了不少红酒。

如果说叶白之前的那句话让所有人都觉得他在吹牛的话,那么他的这句话,顿时就让所有人都觉得他在找死了!

那天只有她坐车,因为路很短,没有叫代驾。她似乎喝醉了,上车就在副驾驶睡了。

当然,一想到叶白才一个月,居然就已经从炼丹菜鸟一路飙升到了三品炼丹师的程度,一时间,倒是也没有人敢出声说点什么。

小良开的很慢,一边开一边打量她,小脸红红的,平时扎的马尾今天披在两边,穿的是黑色长裙,很有女人韵味。

赵以敬固执的道,“这些东西有什么关系呢,都是朋友之间的事情,只要你喜欢真心的就喜欢这个房子,其实你就可以直接拥有它。”

小良装作失惊打怪的说,朋友微信说XX路那儿查车呢,我们绕路吧!

上官婉儿的笑声让装比大佬很生气,他冲过来迎面又是一枪。“贱女人,我要宰了你。”